甘孜全搜索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085|回复: 0

2推销员打电话骂大学老师背后 每月被拒6千多次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19 14:13: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9岁的伍芳芳(化名)说自己成绩不好,职高还没有读完,就辍学去外地打工了。“希望能给家里分担经济压力,让父母挣的钱放在供弟弟妹妹读书上。”
  18岁的王敏(化名)说,自己升高中的时候,成绩没达到分数线。想上高中,要交好几万。务农的父母都说“没钱”。所以16岁的小王就到成都开始打工挣钱,第一份工作是在农贸市场当搬运工,每个月可以挣到900元。
  王敏和伍芳芳现在都在成都天力保险代理公司上班,业管部的负责人说:“在现实里,两个小姑娘都属于不大爱说话、胆子小、对人很善良的人。”但是这样的两个善良胆小的姑娘,却做了“不善良”的事,在电话营销车险的过程中,她们给高校老师赵林森打了21个电话,并“诅咒”一个素不相识的人“不买保险就该被撞死”。
  为什么现实中温柔善良的人,会在电话中对陌生人变得不依不饶甚至恶言相向?
  17日下午,成都商报记者反复联络伍芳芳和王敏的手机号,但两个号码都是关机的。与二人合租的室友说:“她们周末出去做兼职了。”直到下午5时许,对方主动给记者打来电话说:“我回来了。”记者问及所做兼职的内容,两人说:“是去春熙路发了一天传单,可以挣80元钱,每个周末都会去发。”随后,记者来到她们的租住处———距离公司7公里的一个老式小区。
  打电话太多 每天要打两三百个
  说起7日那天给赵林森连打19个电话的事情,王敏迟疑了一下说:“我打电话的时候,没想那么多,后来晓得人家是大学的老师,我自己吓得要命。”18岁的王敏说,自己升高中的时候,成绩没达到分数线。想上高中,要交好几万。务农的父母都说“没钱”。所以16岁的小王就到外地打工挣钱,现在自己正在准备自考,因为“做梦都想上大学。”“我上初中时,成绩不好经常被老师骂,但是哪里敢去骂老师?”王敏说:“要是知道客户是‘大学老师’,就是借几个胆子也不敢连续给人家打那么多电话。”
  在成都商报关于大学老师拒绝电话推销车险,被骚扰21次一事报道见报后,曾有疑似保险从业人员、网名为“心”的网友跟帖道:“我以前就做过电销,心理压力是非常大的,每天要打固定时长固定通话次数才有底薪。促成订单才有提成。被拒接的电话何其多,被骂的时候何其多。”
  两个姑娘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因为要求每天必须要打够3小时的有效通话时间,所以每天至少要打200到300个电话才能完成任务,每个月上班22天,需要打电话的数量为6600个左右,但王敏业绩最好的一个月,也只是从这6600个电话中成功推销出去20单,最差的成绩仅为每月5单。而其他的电话中,自己收获的都是各种类型的“拒绝”。王敏说:“我常常鼓励自己,要挑战自己的极限,但是控制不住情绪的时候,还是会‘犯错’。”伍芳芳搓着衣角小声说:“我也是,心里难受时我也经常鼓励自己。”
  被拒绝太多 一个月被骂1000多次
  在从事电话车险营销之前,王敏在农贸市场干着搬运工的活。小王说,那只是体力上的累,现在这份工作是精神上的累,每天都感觉“压力好大”。在生活中,习惯说方言的两人,在电话接通时,都会立刻转为普通话。因为这样能够给客户一种“更专业”的感觉。
  对各种类型的拒绝,王敏简单做了一下分类,她说,打通100个电话,里面有20个左右是对方接通就开始骂人;有20多个是比较委婉地拒绝,会说“对不起,我不需要,谢谢”之类的;会有30多个电话直接挂断;还会有20多个表示“我已经买车险了”,这就意味着自己已被他人抢单了。另外还有极个别原来已经约好要签单的客户,会说:“你是王敏吗?上次有一个人自称是你的同事,说跟他签约也是一样的,我已经签了。”这种就属于被人“冒名签单”。这样算下来,每个月,王敏都要被拒绝6000多次,每天都遇到被辱骂的情况,估算下来,每个月会达到1320次。
  最喜欢的电影是《当幸福来敲门》
  伍芳芳和王敏有一个相同的特征,如果电话那头的客户说“你们不要再打骚扰电话了”,两个姑娘就会立刻“生气”。在进入天力保险的写字楼工作前,王敏曾在农贸市场当搬运工,而伍芳芳则在一家织毛衣厂工作,每月有700元的工资。“过去我当搬运工,工资只有900元,但是别人不会骂我。”王敏说,2014年6月自己入职车险电话营销,至今仍记得自己第一次被陌生人咒骂的内容。“那是一个男客户的声音,很大声地骂了一句涉及我父母的脏话,之后就带着脏话质问我为何要给他打电话。”客户骂了3分钟左右,小王说自己被吓呆了,不敢出声。最后,客户自己挂断了电话。王敏立刻将其拉到了营销失败的名单中,再也不敢拨打。
  但是,后来经验丰富的前辈告诉小王“不要轻易放弃,有时候客户骂完,会有愧疚心理,说不定反而更容易签单。”果然,后来真的有这样的客户在骂完之后又跟小王签了单。而对于网上的攻略“对于推销电话直接挂断是最礼貌的”,小王说并非如此,不管是客户沉默也好,还是咒骂也好,只要没有明确拒绝,就不会被列入“营销失败”的黑名单,自己一定会坚持拨打,直到得到对方的准确答复。
  小伍说,自己最喜欢的电影是《当幸福来敲门》,因为里面讲的就是推销员的故事,自己印象最深的是推销员曾带着自己的儿子住在厕所里,但是最后他们成功了,过上了好日子。伍芳芳说,她常会用电影中的桥段鼓励自己,要坚持下去,要挑战自己的极限,不能因为别人的拒绝而放弃。
  最新进展
  该公司电话营销中心停业
  全体营销人员接受培训
  对于自己所从事行业,成都天力保险代理公司的负责人王博说,6000多个电话,才成功签单5~20个,这样的比率背后是公司之间的竞争压力过大。数百家上千家电话营销保险公司之间的客户名单是重叠的,每家公司都在抢客户,如果你没有及时打过去,对方成功签单,你就会丧失这个机会。自己也希望能以“专业、亲切”的方式赢得客户,可是现在的行业竞争就是这样,明明是一个正当的服务业,却总是表现出在“求”着别人的状态,很多客户还会厌烦。他从事这个行业有20多年了,也觉得很难受,但这不是自己可以控制的范围,只能进一步约束员工,以正确的态度对待电话那头的陌生人,礼貌、周到、专业是起码的要求。
  昨日,成都天力保险代理有限公司的负责人告诉记者,本报稿件见报后,省保监局16日到公司调查此事,随后公司的电话营销中心就暂停业务,全体营销人员再次接受培训。
  伍芳芳和王敏的业务主管卫白芹告诉记者,自己上大学时读的就是保险专业,进入公司之后发现,这个职业经常不能受到尊重,邻居的小娃娃曾笑着问她:“姐姐,大人们都说,你是卖狗皮膏药的。”整个行业或许会变好吧,但是或许是在很久以后了,卫白芹叹息地说。
  老师回应
  理解同情两位推销员
  但压力大不是骂人的理由
  对于这次被赵老师起诉的事情,伍芳芳说连续好多天,自己都在做噩梦,梦到站在悬崖边上,一下就掉下去了。小伍说:“怕得要命,怕爸爸妈妈知道,怕弟弟妹妹知道,怕他们以为我变坏了。”
  得知两位姑娘的情况后,赵老师表示自己能够理解和同情。但赵老师觉得:“每个人都有压力大的时候,我自己压力也很大,这不能成为打电话骂人的理由。骂人和工作、生活上的压力,是两码事,不构成必然的因果关系。”但是,综合小王与小伍的情况,赵老师开始犹豫是否要将两人列为共同被告:“毕竟,我觉得主要的问题在于公司的运营模式。”
  律师说法
  “禁呼名单”共享机制
  没有被有效地执行
  华敏律师事务所陈小虎律师表示,为避免营销电话扰民,中国保监会在2013年1月14日发布《关于规范财产保险公司电话营销业务市场秩序 禁止电话营销扰民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第4条规定,各公司应当完善电话号码屏蔽制度,建立行业“禁呼名单”共享机制。对明确表示不投保或拒绝继续接听电话的,公司应当通过技术手段对有关电话号码进行屏蔽。各公司应当与行业共享“禁呼名单”数据库,对其他公司确定屏蔽的电话号码,屏蔽期间各公司都不得再次呼出。陈律师认为,以赵林森老师被21次电话骚扰为例,三次以上沉默地挂断难道不算拒绝?为何还会被持续地推销。这种“禁呼名单”的设置,实际上是由各公司进行确定的,这种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实际上并未给消费者充分自由选择的机会。
  相关链接
  北京消费者可自行申请禁止拨打服务
  北京保监局和北京保险行业协会2012年9月21日宣布开通北京人身保险电话营销禁拨号码登记平台。消费者可以通过互联网登录该平台,自行登记手机号码并选择禁拨的保险公司范围及禁拨期限;被滋扰的消费者可以随时向该平台进行投诉,北京保险行业协会根据行业自律公约追究保险公司及其营销员的责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